供應鏈與SCM全球化

2018-04-01

目 錄


1、介紹

2、全球化的意義

3、結構變化

4、全球化項目的新自由主義自由市場思想

5、全面主義和非全面主義的全球化觀點

6、結論

7、參考

一、介 紹


這項研究的目的是提供學術評論,評批判性評估當前面臨和影響全球戰略的關鍵因素或問題。全球化是經濟和制度之間更廣泛的文化,經濟,技術和政治自由的趨勢。雖然Worthington&Britton(2003)將全球化描述為闡明在全球生產和市場上進行整合過程的術語。全球化的意義經歷了不同的演變階段,并且仍然有不同的觀察方式,例如Rughman認為它是跨境交換產品貿易(Johnson等,2005)。 STEEPLE因素的不同變化會影響當前全球化進程。 2008年的金融危機使許多作者重新考慮他們對全球化的看法,并認為這些金融危機是否會導致全球化進程發生重大轉變。Dickens通過陳述這個問題來解決這個問題,這取決于我們的全球化意味著什么(Dicken,2011)。多年來,有不同的發展被認為是全球化進程的重大轉變,但后來這些變化被證明對于帶來任何重大變革都是無效的。狄更斯暗示,世界無疑正在不斷變化,但從長遠來看存在著潛在的穩定性或連續性。狄更斯舉了一個例子作為他的論點的一個證據,那就是建立G20,這被認為是美國經濟霸主的終結。它需要了解什么樣的變化會真正改變全球景觀,哪些變化不是結構性變化。



二、全球化的意義



Dickens區分了全球化的兩大含義,一個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發生的實際結構變化,另一個與新自由主義全球經濟有關。生命周期分析(貿易理論)表明,隨著時間的推移,任何事物或現象必然會經歷多次變化。在2008年,美國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遭遇重大挫折,在這一時期被認為是一個非常著名的事件,這一事件正在進入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雖然雷曼的意外崩潰是2008年經濟危機中的重大經濟體崩潰事件之一,但其垮臺是可以預料的(Baily&Farmer,2008)。雷曼是新自由主義的自由市場意識形態(也被稱為“華盛頓共同體”)的特征,該意識形態在過去的50年中一直是全球經濟的主導方面,它代表了自由市場的概念:自由市場是一個不受到政府干預和調控的市場,自由市場經濟就是以此為原則的經濟體系。盡管如此,在2008年,它突然成為一個問題, 隨著不同金融機構紛紛倒閉,伴隨著銀行的國有化,完全自由市場驅動的商業結構似乎正在崩潰。全球化被認為是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紀的概念,特別是在Karl Marx的概念中。盡管如此,近30年來觀察到,全球化以主要方式成為普遍的想象。目前它似乎無處不在,另一方面,英國脫歐進一步加劇了有關全球化進程的爭論(Dicken,2011年)。


當前全球化進程中關注力的爆發表明了一種在世界上正在發生著某種誰都不可以避免的感覺; 有很多'重大問題',實際上被認為是在廣泛的術語'全球化'下相互關聯的。 根據Rugman&Collinson(2006)的觀點,在這個當代時代,一切都發生了變化,許多事情仍在轉變。正如同冰在20世紀下半葉中的熔化影響著全球的氣候變化。 據觀察,各種形式的權力正在迅速而隨機地轉移。 可以說,世界正處于歷史的開端。 這種不確定性正在通過增強認識而得到加強,任何在世界某個地區發生的事情都有可能影響世界其他地區。


三、結構變化



在討論全球景觀結構變化時,貿易理論是需要考慮的重要方面之一。隨著貿易關系的改善和貿易平衡,經濟已經獲得了競爭優勢。然而,由于結構變化,可能會損害一些貿易理論。重商主義理論之一是重商主義。在這種貿易中,各國為了積累財富往往促進出口而不是進口。另一方面,絕對優勢是另一種貿易理論,它基于某些其他國家無法生產或制造的產品為該國提供競爭優勢。但是,如果任何其他國家累積某種產品的生產,創新國家必須面臨衰落。此外,根據國際產品生命周期理論,創新企業在初始階段具有壟斷地位,但后來它必須面對激烈的競爭,往往導致價值損失。絕對貿易理論的一個例子是阿聯酋。該國在絕大多數國家擁有石油生產和出口石油的絕對優勢。據觀察,組織制定戰略的第一步是分析可能影響組織生物群體戰略的宏觀環境因素。這些因素也被稱為STEEPLE因素,其中包括社會因素,技術因素,經濟因素,政治因素和法律因素。


然而,為了制定組織的長期戰略,他們預計這些STEEPLE因素會發生變化,并根據這些尖銳因素制定戰略。 然而,最近的變化,如2008年的經濟危機,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等等。這些變化是全球范圍內意想不到的變化,無法確定的。 根據Pisani(2016)的結構變化,人們在全球戰略中思考穩定性。 同樣,按照Anthony2015年)的說法,組織現在極難制定單獨一項納入全球方面的戰略,換句話說最好的途徑就是通過查看全球戰略而制定適合組織的戰略。



Figure 1: International Product Life cycle; Source: (Rushton, 2000)



結構變化極大地影響國際產品生命周期,根據上圖,這家創新型企業開始研究能夠獲得消費者關注的新理念,針對市場進行調查以及客戶的需求將他們的想法推向發展階段。因此,這個想法讓這家創新型企業的產品成為國際公認的產品。


直到第一階段,創新公司壟斷了其產品(Cole,2005)。在第二階段,全球化使全球公認的產品得到公認,從而提醒競爭對手制造類似的產品。 因此,在增長階段之后,由于競爭激烈和全球化的影響,創新型企業的銷售額下降,因為它失去了壟斷。在階段3成熟時,競爭對手因全球化而獲得競爭優勢,與創新型公司相比,他們擁有了更高收入。在第四階段,創新企業降低了產量,同樣,競爭對手也面臨一些小的下降,因為消費者需要再次使用創新產品(Lowe,2002)。據認為,目前全球經濟體的階段體驗是根據生命周期理論進行復蘇的階段。然而,在全球經濟復蘇的這個階段,不同的階段的變化正在影響國家和全球經濟。在這里使用STEEPL以了解戰略的發展模式用來了解變化產生的影響是很重要的,從下圖中可以看出,Johnson和Scholes(1999)確定的戰略發展有不同的模式,這些戰略發展模式包括連續性,增量,流量和轉型。全球戰略的不同變化和事件影響了組織的戰略連續性。中東戰爭不斷加劇,國際社會迄今尚未能解決問題(Cole,2005年),這場戰爭對全球供應鏈和物流造成了重大損失。此外,中東的政治局勢直接影響到全球的石油價格,這也是組織對其戰略規劃不確定的原因,因為他們不了解中東戰爭的結果。此外,另一個影響全球戰略的重大變化就是特朗普當選的爭議,就經濟全球化和移民而言,美國一直是領先國家之一。不過,特朗普積極開展他的競選活動,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 在被選為美國總統后,特朗普對各國移民實行禁令,并要求美國公司選擇美國人進行工作(Pannersell,2017; Rushton,2000)。毫無疑問,這是自由經濟和行動自由概念的重大挫折。 所有這些發展都增加了戰略偏差的風險。 正如Johnson&Scholes(2005)所指出的那樣,戰略偏差的風險與外部環境的重大變化有關。他們認為,戰略漂移風險分為三個階段,其中包括與增量變化相關的階段1,與通量相關的階段2和階段3和階段4,這些階段與轉型變革和消亡有關。


四、全球化項目的新自由主義自由市場思想



第二個關鍵因素是不同的文獻,這主要與不同學者對全球化的觀點和想法有關。對全球化有不同的看法和觀點(Dicken,2011)。支持全球化的一些作者被稱為超全球主義者,而一些反全球化的人則認為全球化是一個問題。意識形態領域的大量作者是超全球主義者。 他們認為當前的世界是無國界的,“國家”的概念已經在當前的全球格局中失去了意義,此外,超全球主義者認為,新的經濟和文化秩序已經不是全球化的問題里。 在當代世界中,民族國家不被認為是經濟單位的一個重要因素,其中人們的口味和不同的文化將會被標準化(Lowe,2002)。此外,超全球主義者提供了他們的論點的例子,指出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不具有任何地域效忠的產品,并且他們被認為是全球化的產品和品牌(Wild&Wild,2008)。因此,全球化已成為當今世界的一種自然秩序,這種情況也可能被解釋為地域學的終結(Worthington&Britton,2003)。皮薩尼(Pisani,2016)指出,超全球主義者的觀點是不是一個虛構的,很可能這樣的世界將會成為現實。 然而,不同的作者認為,隨著互聯網和在線業務的發展趨勢,世界的邊界逐漸正在消失,但地域的完全不相關仍然不明顯(Mangan&Butcher,2008)。 然而,Ansoff為了國際化而開發了幾種策略。


Figure 2: Ansoff Matrix; Source: (King, 2015)



Ansoff矩陣是了解全球戰略需求及其優勢和影響的重要來源。市場發展戰略是指將現有的產品形成新的市場,這意味著公司需要將現有的產品線擴大到其他國家。 另一方面,市場滲透策略包括現有市場中的現有產品,這意味著沒有全球化。但是,產品開發策略是將現有市場中的其他產品線或產品進行產品開發。而多元化戰略包括全球方面,就像市場發展戰略一樣。在多元化戰略中,公司為新市場生產新產品。 這一戰略包括更多的優勢,以更滿意的客戶和更好的收入形式出現。 幾位作者認為,全球戰略為新市場該國提供了多種好處,例如改善銷售,提前曝光,降低成本和提高質量(Mangan&Butcher,2008)。


其他學者和思想家被歸類為新自由主義者。 他們認為,全球化是一個意識形態的項目,根據他們的意見,這個概念將為人類和全球經濟帶來實質性的好處。 他們看到的與全球化有關的一切都是積極的。 新自由主義者確實承認,全球化的最終獲利狀態是在未來。根據一些新自由主義者認為,全球化的背后主要問題是全球化程度太低(Dicken,2011)。 歐盟的形成給人的印象是地域性國家已經到來,歐盟為生活在該地區的人民提供了遷徙自由,并為該地區的商業界帶來了實質性的好處,然而,英國脫歐的最近發展已經嚴重挫敗了其全球主義的觀點(King,2015)。


在超全球主義者的對立面,有反全球作家將全球化視為一個問題(Cole,2005)。 市場上那些被特權所利用的市場力量的運作被視為這個問題的核心:它們是一種侮辱性和破壞性的力量。 自由市場,爭奪,不可避免地會造成不平衡。 通過擴大,商業部門的全球化擴大了這種不平衡的規模和程度。 不受監管的市場不可避免地促使除了地球上極少數人可以獲利而影響的平衡,此外還會造成巨大的生態問題。 因此,市場必須以更廣泛的溢價來控制。



五、全面主義和非全面主義的全球化觀點



現在文章正在轉向第三個因素,這與全球主義觀點和非全球主義觀點的全球戰略觀有關。學者之間在全球戰略的存在方面存在著重大分歧。 Yip和Levitt是支持全球總體戰略存在論點的學者之一(Yip&Hult,2012)。但是,對于不同地區的組織,由于他們意識到消費者偏好的差異以及在產品和服務的成功中發揮重要作用是影響其組織全球化的重要因素,所以針對不同地區的組織制定了不同的策略。總體全球戰略的熱心支持者仍在組織戰略方面進行辯護,但他們仍然對變化和不同的消費者需求感到困惑(Dicken,2011)。雖然這些總體思想認為消費者在品味和偏好方面正逐漸變得相似,但是不同的研究者選擇不同意這個論點。


Figure 3: Yip Core Business Strategy; Source: (Yip & Dempster, 2005)


Yip介紹說,核心業務戰略有三個方面: 制定核心業務戰略,使戰略國際化,并使戰略全球化, 這些是策略促進全球化的方法。 作者認為,如果公司沒有收集正確的全球化戰略信息,就不應該采取全球戰略(Yip&Hult,2012)。 毫無疑問,有一些市場或產品在全球被廣泛接受,但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證明消除消費者多樣性。 Ghemwat(2007)表示地域和口味仍然具有重要意義。 他表示,全球范圍內的公司較少。 他以豐田為例,并通過全球化戰略將美國,歐洲和亞洲將內部的運營聯系起來,而不是跨越他們,這樣使的豐田成為了頂級跨國公司。 他還表示,地區的定義也是可以改變的。


六、結 論



本文的目的正如介紹所述,對當前面臨和影響全球化的關鍵因素或問題進行批判性評估。全球化是各經濟體和機構之間更廣泛的文化,經濟,技術和政治自由的趨勢。本文討論了三個關鍵因素來解決關鍵評估的答案。據觀察,就像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和命運共同體一樣,世界格局正在變化和調整中,這些變化正在改變人們對全球化的看法。在分析過程中觀察到,全球化的意義經歷了不同的演變階段,并且仍然有不同的觀察方式,例如魯格曼認為它是跨境交換產品貿易。世界上英國脫歐等結構性變化的發生無疑使組織難以進行長期戰略規劃。這里認為重要的是看戰略的不同觀點,以了解全球化變化的驅動因素及其對戰略制定公司和組織的影響。為了解決既定問題,引用和評估了大量文獻。


七、參 考


Ghemawat, P., 2007. Supplychainbrain.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supplychainbrain.com/content/blogs/think-tank/blog/article/maybe-the-world-isnt-as-globalized-as-we-thought/%20-%20Pankaj%20Ghemawat
[Accessed 12 December 2017].

King, A., 2015. Who Governs Britain. London: Pelican.

Lowe, D., 2002. The Dictionary of Transport and Logistics,. 1 ed. London : Kogan Page.

Mintzberg, H., Lampel, J. & J.B, Q., 2003. The Strategy Process: Concepts Contexts Cases. 1 ed. London : Prentice Hall .

Pannersell, 2017.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1 ed. London: Elsevier.

Pisani, J., 2016. Europe after Brexit: A proposal for a continental partnership, London : Bruegel .

Rugman, A. & Collinson, S., 2006. International Business. 1 ed. London : Prentice Hall .

Rushton, A., 2000. The handbook of logistics & distribution management. 3 ed. London: Kogan Pages.

Worthington, I. & Britton, C., 2003. The Business Environmen. 4 ed. London : Prentice Hall.

Yip, G. S. & Hult, T. M., 2012. Total Global Strategy. 3rd int. ed. Boston: Pearson.





















湖南体彩网-安全购彩 南宫市 | 上林县 | 南投市 | 莱阳市 | 都安 | 家居 | 西华县 | 临安市 | 赤城县 | 洪洞县 | 遂平县 | 合作市 | 五莲县 | 响水县 | 手游 | 晋宁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汪清县 | 山西省 | 浮山县 | 华池县 | 项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