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金融風險要扶正祛邪 標本兼治 — 鄭潤祥

2018-02-11

當前我國金融系統進入“三高”期,其癥狀是:高估值、高溢價和高承諾;其原因是:杠桿率高、負債率高和不良率高,其結果就是金融風險高。高金融風險給系統性金融風險留下隱患。如何避免發生全國性的系統性金融風險是今年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新時代經濟的重大威脅。


《經濟》雜志社金融發展研究院院長 鄭潤祥


如果把經濟比作一個人體,金融就是血液循環系統,資金就是血液,中央銀行是心臟,銀行、證券等等金融機構體系就是這個系統的血管。中國乃至世界,診斷經濟健不健康,“心血管循環系統”至關重要,關鍵要看金融的血液循環系統是不是“血壓高、血糖高和血脂高”。解決中國的問題首先要用中國人自己的辦法,如果將我國金融系統的“三高”病癥看成心血管疾病,首先應該按照中醫整體辯證療法來對癥下藥。眾所周知,心血管疾病在中醫理論中屬“氣血不通”。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氣相對于血屬陽 即氣能行血,氣行則血行。金融系統之氣可以理解為風氣。正氣陽氣主生發,主信心,主動力,主信念,主崇高的理想,在我國屬于黨領導引領的范疇。2017年7月14日到15日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加強黨管金融,讓金融回歸本源”即是對金融系統開出一劑猛藥。中國的金融資本的主渠道是在共產黨領導下的,黨管金融可以約束資本投機貪婪的本性。不同于華爾街、倫敦金融城的金融資本,黨管金融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同于西方資本主義的顯著優勢。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條件下,這也是1998年、2008年等歷次世界性金融危機在中國未形成系統性金融風險的主要原因。中國共產黨不同于西方資產階級政黨是為人民服務的政黨,加強黨對金融的領導,可以強化金融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加強黨對金融的領導一定會“正氣上升,邪氣下降”,“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我們有理由相信2018年中國不會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金融體系既要避免“灰犀牛”,又要提防“黑天鵝”,中國金融體系最大的“灰犀牛”就是金融資本的流動性過剩,且游離于實體經濟之外。主要表現為大量的金融交易都是自我循環、自拉自唱。如果將實體經濟比作“陽”,相對的金融資本就是“陰”。血為氣之母,氣滯則血瘀,氣滯日久化火,血熱則迫血妄行而出血,據此金融業需要去火降溫。總體上看,當前國家的經濟機體“陰陽失調,陰盛陽衰”,與實體經濟增速減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社會信用的膨脹:2007年初,我國金融機構各項貸款余額23.10萬億,當年社會融資規模5.97萬億,GDP增速14.2%;2017年末,GDP同比下降到6.9%,但金融機構各項貸款余額卻上升到120.13萬億,當年社會融資規模上升到19.44萬億,社會信用膨脹明顯。我國金融業大而不強,投資效率低下。2007年M2是40.3萬億,GDP總量27萬億。GDP 與M2之比為0.67;2017年M2是168萬億,GDP總量82萬億。GDP與M2之比為0.48,投入產出比進一步降低,金融投資的效率下降。金融業需要瘦身,實體經濟需要健體,做到“采陰補陽,陰陽平衡”,真正做到經濟發展從數量型向質量型轉變。2018年是新時代經濟的元年,飽蘊中華文明的中醫智慧應對金融體系的“三高”易如反掌,西方現代金融創造出來的“灰犀牛”和“黑天鵝”在中國也只是籠子里的觀賞動物。


湖南体彩网-安全购彩 永济市 | 保靖县 | 社会 | 松桃 | 通渭县 | 彭阳县 | 卢龙县 | 中卫市 | 玉林市 | 松溪县 | 新宁县 | 浦县 | 南京市 | 玉溪市 | 阿城市 | 阿图什市 | 宜春市 | 凤庆县 | 郎溪县 | 乌兰县 | 双城市 | 图们市 |